赤楚的月亮

赤楚先生的活体梦女,rps脑洞产出党。什么都能磕,磕的最歹毒的是风间和汤浅……

突然想起来大电影发行前我可以把坑给补完(恍然大悟)

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町赤】魔镜的故事(2)

  这是一面神奇的魔镜,它能够显示出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不知道是谁先在王子面前给这个谎言开了头,最后大家却纷纷承认了这个谎言。

  如果能够让孩子乖乖的等在一个地方,那是否是真的魔镜也不那么重要了。

  比起王子,其实他们更把赤楚当做孩子。


  作为另一个孩子的町田,在成为年龄最小的骑士之后,却失去了成为孩子的资格。

  他通过了一个骑士该有的任何考验,用自己的努力去平息着人们争议的声音。

  不,确切地说他从来没有关心过外人的争议,他一直念念不忘的是有关王子的灾难预言。

  他和其他人一样,反感预言,惧怕预言却又依赖着预言。


  名副其实的骑士先生随身携带着一块小圆镜,用它可以窥探观察其他镜子的人。町田用镜子小心的看着站在“魔镜”前的赤楚。


  即使预言会成真,但时间的流逝却并没有把王子变成人们想象的那样跋扈又斤斤计较的形象。

  相反,他从天真的小王子变成了一个温柔乖顺的少年,对町田这样的“乡下人”都不留偏见保持礼貌的人,总会让人在恍惚间怀疑预言的真实性。

  不过不变的是,王子依然会在镜子前玩着这样幼稚的游戏,于是骑士就这样被发现了。


  十八岁的赤楚,在镜子里面发现了他的骑士。

  他的骑士经过了多年的训练,真正的变成了一个英俊又绅士的男人。

  世界当然不再围着王子转,王子也从同行的贵族小姐和女仆身边了解到他。

  仅有点头之交的骑士,町田启太。


  赤楚脸色涨的通红,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他的骑士确实迷人,被自己发现的时候惊慌失措的有点可怜。

  不,他一点都不明白那位骑士是什么时候俘获了所有人的芳心,骑士对他人彬彬有礼,却总是在他面前露出顾虑和羞怯的样子,他甚至对一切都不知情。


  赤楚脑子很乱,他觉得自己在生气。

  “尊敬的王子陛下,町田骑士来了,他说想当面道歉。”


  “不,我不想见到他。”

  嫉妒的王子就这样闹着脾气拒绝了骑士的登门拜访。

【町赤】魔镜的故事(1)

一个童话风的短打故事

我错了,虽然我短打,但我废话多啊orz


  来自远方的巫师被樱桃国盛情款待,但他却给樱桃国了一个诅咒。


  “樱桃国被收宠爱的王子得不到百姓的爱戴,最后被嫉妒缠身。”


  当他在宴席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气氛冷了起来。

  除了预言的主角赤楚小王子外,他已经习惯了不去关心大人的言语,只顾着埋头和胡萝卜做斗争。


  但国王和皇后变了脸色,拿酒的杯子微微颤抖了起来。


  “不过这个诅咒也有方法破除,那就是驱逐王子,让他独身一个人去往森林和大海……*/--+”

  最终巫师被到来的侍卫请出了宴席。

  国王暴言道,既然想让我的孩子独身冒险,那倒不如你替他去完成这趟旅行吧!


  “哈,我真幸运。”

  靠近森林的一家农户接待了一个流浪汉。

  准确的来说,是农人的儿子町田在送走了赴宴的父母姐妹后,接待了一个不速之客。

  但即使是流浪汉也被当成远道的贵客接待,谁也不会想从这样的客人身上获得什么。

  但流浪者坚持将他的善意馈赠称为交易,打开自己的行囊让町田挑选,无奈之下,町田选中了一面小巧玲珑的镜子。


  “好孩子,好孩子,你将来会成为一名勇敢的骑士,只要帮助那位王子抵抗灾难,你就飞黄腾达啦!”

  町田愣住了,他认出来这个流浪者。


  “您是巫师?”

  流浪者哽住了。

  “听说您会对每一个给予你善意的人诅咒。”

  流浪者怒了。

  因为他本不是巫师也不是流浪者。

  他是四处旅行并且热衷于收集魔法物件的预言者。

  于是如町田所愿他得到了一个诅咒。

  “我发誓你这个性格,你会被你爱的人仇视。”


  预言者离开的几天后,町田被带进了城堡里,如预言者所说,他成为了保护王子的皇家骑士。

  他很好奇预言家口中那个生性顽劣的国王一家,当然最好奇的是那个被宠坏的王子。

  在皇宫的长廊里,他看到了尽头的赤楚王子。

  “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魔镜上面倒影出赤楚的面容,小王子自然而然笑得很开心。

  这样幼稚的小王子,却让町田忍不住笑成了花。

  全世界最可爱的人。

  原来是他啊。

电子狗(2)

  一点短更。


   搞砸了。

  因为会议室地板上发一小块凸起。

  这听起来不像是仿生人会犯的低级错误,就连最小的人类孩子也已经不会因为摔倒而碰倒三脚架。

  “搞什么啊,你小子是故意的吧。”

  眼看赔了夫人又折兵,上司比他见过的每一次都要暴跳如雷 。

  已经不需要跟没用的仿生人说什么,不需要顾及颜面,只需要撕破脸皮,人类不再顾忌自己是否像人类,只顾着是否能够多给空几拳,然后在不用付医药费的情况下,扣下他的工资,炒他的鱿鱼。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里变成了一个经常失业的国家,大批的无业人类为此而自杀。

  为了解决这样的现状,电子搜救犬总会不知疲倦的盯着河岸,阻止人类自杀。

  不过措施的成效不是一只小狗狗该去思考的问题。

  春野优只专注眼前事,比如人类的西装裤脚。

  它刚刚就注意到了这个无业人类,他比起自己还像一只没有家的流浪狗。

【空优】电子狗(1)

仿生人和super rich的剧情和世界观

灵感来源也不全来源于《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底特律:变人》

【毕竟我确实没看这本书】

下见正文————


  “人类的本性就是带有偏见。”

  宫村空的上一任的雇主是一个姓赤楚的迟暮老人,这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当时宫村空还不知道这句话被赋予了怎样的意义,而他只是顺着老人生前的安排,去往了一家人类和仿生人没有偏见的公司。

  平等的工作时间,平等的休息权利,同工同酬,甚至不会在乎你的真实身份。

  公司生态和绿化也非常好,池塘可以清澈的看见锦鲤。

  宫村空也曾意气风发。


  差别总是从微乎其微的时候开始的,仿生工作人们得知,公司因为不同的企业文化而被业界打压,所以他们更要努力工作。

  大家都在努力的工作,但仿生人的休息时间被一削再削,甚至不会被通知。

  仿生人本身就习惯工作,不过沮丧的时候,宫村空总是喜欢坐在池塘边喂鱼。

  空最近频繁地想起了雇主老人说的那句话。

  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一举动让自己的人类上司莫名的恼火,无论怎么压榨午休,这个仿生人总能见缝插针的去喂鱼。

  于是在某一天里,空在午休后回到了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上司。

  “来一下会议室。”


  “非常对不起。”宫村空九十度鞠躬,向着上司表示歉意。

  “你出故障了吗?”

  “非常对不起。”

  “非常对不起。”

  “你只会说这一句话了吗!!”

  “非常对不起。”

  “非常对不起,作为一个家用仿生人,其他地方肯定都不会要我了,所以……请不要辞退我。”

  宫村空跪下来,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他习惯了上司阴晴不定的态度,但是他还是无法想象离开这里的样子。

  “那个老人生前说希望我帮你找到下家。”

  空接过了下家的名片,粉紫色的名片不免有些诡异又暧昧的意味。

  会议室里的摄影机按键发出了声响,镜头前的空必须做出抉择。

  唯一能够承认的是,他确实无法想象不被人类需要的生活。

……………

  走出公司大厦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池塘里泡软的面包屑被仿生清洁工从水里捞了出来。

  公司的池塘里的鱼从来都是电子的仿生鱼。

  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不知不觉走到了和老人经常散步的那坐桥上。


  空想快点结束这一天。

Q:“我爱你”翻译成你的风格是?

你看到流星了吗?

你看到月亮了吗?

你看到星星了吗?

你那里下雪了吗?

大概是现欧和音乐剧双刀流

高述凝视着远处的海鸥,后面来了一个人对他说:

   “又在看鸟啊,白痴。”

Q:假如一觉醒来你CP官宣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虽然很损很吃饱了撑的,但我会第一时间潜入唯粉的圈子静观她们的反应。